主页 > U易生活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知识通讯评论第118

利用抗生素促进畜产养殖生长由来已久却造成对抗生素具抗药性菌株的出现对人类抗菌医疗带来威胁丹麦的无抗生素猪只养殖成功範例值得参考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美国肉类与鸡蛋的每公斤产出,就使用了三百毫克的抗生素。

根据估计,全球畜牧业的抗生素用量,几乎为人类用量的两倍。以美国为例,肉类与鸡蛋的每公斤产出,就使用了三百毫克的抗生素。但是这些抗生素并非单纯用于治疗疾病或预防感染,在许多国家,使用抗生素是为了加速生长,然而,这却是一个不能永续发展的模式。1940年代晚期起,许多牧农开始对畜养的家禽家畜施打抗生素,因此造成人们感染的病毒,普遍对这些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为了挽救此一危机,欧盟在2006年禁止以抗生素促进牲口增长。然而在美国,牧农仍普遍使用抗生素促进牲畜加速生长,儘管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2012年4月发表相关声明,但只建议牧农应该自动停止使用。

有些人认为,如果不用抗生素,农牧产业会全部垮掉,但是我在丹麦的经验足以证明绝非如此。丹麦是世界第一的猪肉出口国,外销量佔该国猪肉总产量的百分之九十,而且不只是禁止抗生素用于促进生长。丹麦建置一套功能强大的监视系统,追蹤并防治抗生素过量使用,全国抗生素用量因此下降。此外,丹麦明令禁止兽医贩售抗生素给牧农以牟利,但是在美国及其他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兽医的此种牟利行为司空见惯。

1990年代中期开始,丹麦为产生每公斤畜产所使用的抗微生物药剂,已减少了60%;在没有任何禁用政策影响之前,1994年丹麦的猪肉产量增加了50%。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研究结果证实,滥用抗生素已使动物及人类身上的病株产生抗药性。

对于想要限制畜牧业抗生素用量的国家,应可参考我和同事在丹麦所做的,再依据各国当地所需予以调整,发展出解决之道。想要控制具抗药性细菌的生态及传播,实非易事,为了全体动物及人类未来的健康着想,减少抗生素用量是我们应该做的。

日渐棘手问题

「兽医贩售抗生素给牧农,赚取暴利!」

我是在因缘际会之下,开始协助丹麦进行降低抗生素过量使用的计画。时间回到1994年9月,我刚从兽医系毕业,正在攻读博士学位而进行牛乳腺炎及其主要病因之一「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研究,当时所接触到读一些资讯,感到忧虑,因而引发进一步探索的动机。在丹麦兽医协会年会上,研究学者报告指出,兽医开立价廉抗生素「四环霉素」(tetracycline)用于动物注射的情形益发普遍,而且由动物细胞培养出的菌株,对于该抗生素的抗药性也同时强化。此资讯一出,引发热列争论,并且暴露出许多兽医从贩售抗生素给牧农中牟取暴利。

其实科学家们对于畜牧业过量使用抗生素的情形,早感到忧心。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刚结束,由于高品质饲料的缺乏,牧农就已开始使用抗生素来加速牲畜成长。虽然研究人员从未明白解释成因,但当时实验显示,在动物身上施以少量抗生素,就可以加速动物的生长。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立法禁止前,兽医开立价廉抗生素「四环霉素」用于动物注射的情形相当普遍。

既有此一加速动物成长妙法,于是很快地被全球牧农採用,到1960代初,科学家在牧场豢养的动物以及人类身上,就发现对该等抗生素具抗药性的细菌。会有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细菌会存留在皮肤及粪肥中,很容易经由各种管道跑进肉品中,并传递到处理肉品的厨房流理台以及料理人员的手上。所以从1970年代起,欧洲国家开始禁止使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特别是禁止使用人类治疗用的抗生素。

我受到合作研究伙伴德国微生物学家维德(Wolfgang Witte)的鼓励下,决定进行调查,是否丹麦牧农纯粹为了促进生长而对动物施打抗生素,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竟是丹麦牧农的普遍做法。以养猪户来说,使用在猪身上的抗生素,有三分之二是为了助长,就养鸡户而言,使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比率更高达90%。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丹麦农业以事实证明,减用抗生素对鸡只产出的总公斤数毫无影响。

为了进一步了解箇中情形,我与同僚着手採集健康的鸡与猪的粪便检体,进行检验。在1995年1月25日,首次成功地分离出一菌株,对于其中一种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具有抗药性。接续研究则发现,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安巴素(avoparcin)的使用,与抗药性病株的广泛出现两者之间,有着绝对关连性。此一研究结果,促使丹麦政府禁止安巴素用于畜牧助长,很快的在1997年,欧盟全面禁止安巴素的使用。

我的研究在丹麦成为广为谈论的案例,我开始到丹麦各处参加会议,接到来自媒体及政府机构的电话访谈与询问,一边同时还要忙着完成博士学位。最后,我从事研究工作的哥本哈根国家兽医实验室主任终于说话了,他要求我全心投入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研究,包括对禁用安巴素的监测,这就造就了第一个全面性监视系统,得以监测畜牧业使用抗生素及后续影响家禽家畜健康的状况。

我和其同事在1995年设立了「丹麦微生物对抗菌药物耐药性联合监测研究计画」(以下简写为DANMAP,网址为www.danmap.org)。此计画网罗兽医及人类疾病流行病学家共同合作,监测丹麦境内抗微生物使用状况及在动物、食品及人类产生的抗药性。该计画自屠宰场、兽医院及一般医院採集样本,加以分析,追蹤禁用抗生素政策的施行成效,并且发掘新问题。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数个欧洲国家,现在已採DANMAP为蓝本,建置该国自己的监测计画。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丹麦除立法禁止以抗生素促进牲口增长,更建置功能强大的监视系统,追蹤并防治抗生素过量使用。

随着科学家陆续发现更多的具抗生素抗药性的病株,丹麦政府在1998年明令禁止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维霉素」(virginiamycin)的使用,同年间在众多媒体关切及政治压力下,以及基于对人类健康的考量,丹麦家禽业自发地停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养猪业也在2000年跟着停用。

由于牧农仍可使用抗生素来预防及治疗疾病感染,所以仍有人因此找到后门,假预防及治疗之名,却行促进生长之实。因此2010年开始,丹麦农业部对每只猪抗生素使用量居全国最高的养猪户,发出警告信函,如同足球赛犯规者被出具黄牌警告。此举一出确实发挥功效,在过去两年间,丹麦的治疗用抗生素使用量,大幅下降了25%。

在丹麦牧农开始减用抗生素以前,许多人预测减用将导致肉品产量大减并重创经济。然而事实显示,就家禽产量而言,鸡只产出的总公斤数,不论从每平方公尺单位看,或是从饲料用量来看,都没有降低;就猪只而言,抗生素减量并没有造成产出下降,每只大母猪生产的猪只数、平均每日增重及生产1公斤猪肉所需饲料量,都没有负面影响。事实上,随着牧农配合着时代脚步持续现代化,丹麦的全国猪肉产出呈现稳定成长。

成功秘诀

我们团队能在丹麦的成功经验,归功于三点秘诀:一是我们团队从取得资料中解读出存在抗生素使用的问题,二是政府有意愿力行相关规定,三是牧农、研究学者及政府当局三方的跨领域合作。

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步,是禁用抗生素。然徒法不足以自行,没有监测并执法的机制,再多的立法规範也无法发挥功效。举例来说,丹麦当局运用DANMAP来锁定抗生素用量最大的的农户,以及找出最高危险等级的抗生素。有些国家的监测系统不够完善,无法取得所有动物种类的资料,也无法充分整合採集自人类及动物的资料。有些国家的监测系统虽能纪录对抗生素的抗药性,但并非所有国家的系统都能追蹤抗生素使用情形。

丹麦的无抗生素养猪典範

丹麦是世界第一的猪肉出口国,外销量佔总产量百分之九十。

丹麦在大多数国家未採行相关作为前,已跨出重要的一步,丹麦政府在1995年公布立法,禁止兽医贩售抗生素给牧农以赚取利益,因为当牧农使用越多抗生素,兽医就可赚更多钱,其中明显涉有利益冲突。我坚信,丹麦政府施行此法规,对于习于过量使用抗生素的畜牧业,一定产生重大冲击。然而,美国及大部分欧盟国家,仍未禁止兽医贩卖抗生素给牧农的获利行为。

我认为,我们科学团队乐于和外界分享所发现的菌株抗药性结果,也有助推动丹麦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我们透过年度会议、定期出刊的DANMAP报告以及其他许多方式,和外界不断沟通研究结果,即使对方必然会挑战我们团队的观点,也不吝分享资讯。

降低丹麦对抗生素使用的依赖,绝非易事。在此期间,製药厂老闆因不乐见我实验室发现的抗生素使用实况,不时到我实验室表达关切,在许多会议中,我被不认同我们研究结论的人士严厉地围攻,甚至有人公开指控我受到收买,刻意製造偏差的研究结果。仅管面临诸多艰难挑战,看到丹麦牧农及其所畜养的家禽家畜,在不用大量使用抗生素的情形下,牧场的经营及肉品产出可以持续成长,我甚感安慰,并相信其他各国能够也必须尽力协助其牧农走向同样的道路。

(本文为2012年6月28日《自然》杂誌专文。作者阿瑞斯图(Frank Aarestrup是丹麦科技大学国家食品研究院微生物教授,同时担任「欧盟抗微生物抗药性参考实验室」以及「世界卫生组织食物产生病株抗微生物抗药性合作中心」主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