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易生活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灾后同行——邨文手上的《没有走不了的路:灾后同行尼泊尔》的图片集,是2015年他自资出版,分地震前的尼泊尔生活、流浪狗在加德满都的生存情况及灾后重建3部分。我们看到的这一页,正是邨文帮助的第一只狗Fuchi。(黄志东摄)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狗笼——「谁家的毛孩」和当地村民合力捕捉社区狗。「谁家的毛孩」特别从香港运去捕狗笼和独立狗笼,邨文希望把独立狗笼的信息带到当地,以较人道的方式把狗运送到绝育点,而不是一堆狗挤上车。(受访者提供)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重建家园——Shelter Up Nepal的义工几经辛苦才买到一批锌板,运送到尼泊尔灾区达丁县最北的山区,派发给4条村,图为村民揹着几十公斤的锌板走上两天山路回家。(受访者提供)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毛孩绝育——图为「谁家的毛孩」TNR(捕捉、绝育、放回)计划的一只社区狗,兽医正为牠做绝育手术。参与的香港义工不但自费食宿和机票,也会资助社区狗作TNR。(受访者提供)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乐观友善——灾后的尼泊尔人很快就重新展现乐观友善的笑容,也因为他们对狗很友善,当地的流浪狗对人也很友善。图为邨文和街上生活的毛孩。(受访者提供)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独立义工张邨文 远赴尼泊尔 救人救狗

尼泊尔发生7.8级大地震,香港人张邨文正在尼泊尔行山,当他住进灾后帐篷时,大家心情恍惚,互问有何打算?张邨文却说:「我打算留下来帮忙!」过去4年,他为尼泊尔低下阶层提供锌铁建房,他也创立「谁家的毛孩」义务组织,开展香港义工前往尼泊尔社区狗TNR(捕捉、绝育、放回)计划。他想分享的不仅是一个外来人逐间机构叩门寻找灾后重建及流浪狗福利的合作机会,也想说:「希望我的工作,能启发香港人,当我们感到香港很灰时,你知道尼泊尔人每天在吃什幺吗?」

「在尼泊尔,普遍人家中午会吃Dhal Bhat(扁豆蓉)配乾腌菜。那晚上呢?也吃Dhal Bhat、腌菜或红萝蔔。第二天,也是吃这些,一星期7天也是Dhal Baht和乾菜;想想,香港人这样吃两餐都嫌闷!」张邨文说。2015年初他刚好完成澳洲红十字会辅导工作项目,有一空档,就跑去尼泊尔一圆自己的梦想——徒步喜马拉雅山脉。他热爱运动,最爱行山,曾任运动攀登教练。

然而,大地震后他决定留下来,是自己也没想到的另一人生旅程。4月25日中午大地震发生时,邨文已完成27天的徒步旅行,正位于距加德满都西边500多公里的巴迪亚国家公园,享受阳光和微风,突然,天地就动摇了。「我分不清是天在转还是地在摇,我感觉像是坐在一艘随海浪漂浮的小艇……震后大概6至8秒,我才意识到『这是地震』!」邨文说。上月他曾回港1个月,然后又回到尼泊尔继续「谁家的毛孩」工作,出发前夕他被记者抓着,约他到九龙公园找个凉处访问,他长得精瘦结实,炎炎夏日毋惧蠓(小黑蚊)叮,坐在自有凉风的文物探知馆外平台接受访问。访问一半,最终仍是记者捱不住,拉了他去咖啡店歎冷气,他很随和,也没所谓。

睹牛羊被宰前惨况自此转吃素

大地震一刻,他本已买好回港及飞澳洲的机票,他却把它捨弃,留下来帮忙:「我感到很难过。尼泊尔本已非常贫穷,天灾要他们承受更窘迫的生活。」事实上,地震还未发生,他在喜马拉雅山行山时,已痛哭了一场,那场泪水教他放弃吃肉,改而吃素。「参加我们尼泊尔社区狗TNR的香港义工,我也要求他们吃素,只是5天行程,好容易过,但当然,若要某一餐吃肉,加餸,只加钱而已。」问邨文是否vegan(纯素食者)?即不吃蛋奶的全素,他却说:「我叫plant base饮食。那次尼泊尔行山,我看到一只水牛及一群羊,那次发生的事令我爆喊,自此我决定素食。」他说着,眼睛冒起一层水气,快要流泪。

当时4月中行山那天,他和导游一起登山,从山路看到下面小路有一农人赶着一群羊和一只水牛,他问导游,赶着牛羊一仆一碌去哪裏?导游答:「赶去这山谷中的一个市集,杀了切成肉片,供应山上的酒店吃。」邨文听了很不安,亲眼看到我们吃一块肉之前,动物并没给善待,突然,那水牛走错路,走进一条旁支小径,农人于是大力打水牛吓唬牠出来,但水牛身形庞大,无法在小路掉头,惊慌乱叫就跌落山坡:「我看到心痛,水牛成吨重,以为会跌至重伤,幸好掉下去也是一条小路,牠能重新站起来,牠们给人类吃之前,还要这幺凄苦,当下我爆喊,哭了很久……」

筹钱买锌铁助尼泊尔人重建家园

一次徒步喜马拉雅山的旅行,他变了素食者,变了独立义工在余震不断的山区帮忙灾后重建和派发物资,也变了动保义工,一边救灾一边替流浪动物医病。不久他还经历了5月12日的7.3级地震,震央靠近珠穆朗玛峰及加德满都之间的範围,连同4月25日的7.8级地震,两次尼泊尔地震共造成9000多人死亡,满目疮痍,颓垣败瓦。但他仍然选择留在尼泊尔,利用facebook和朋友人脉筹钱,为当地买锌铁重建家园——因为政府派发的是帆布,6月雨季来,帆布会漏水。

「谁家的毛孩」在2017年成立,每年招募香港义工前往尼泊尔与当地动物机构合作,在尼泊尔社区推行TNR,即捕捉、绝育和放回计划,2017年为加德满都66只毛孩作TNR及注射疯狗症疫苗;2018年在Palanchok Bhagawati Temple及Panauti再为203只社区狗做TNR和疯狗症防疫注射。

邨文成长在香港一个草根家庭,他说小时家境很贫苦,没养过狗和猫,唯一养过的宠物是蝌蚪,后来给母亲扔掉。「我有一姊、一弟一妹,父亲在我中学时去世,家中的责任落在我身上,出来社会工作支持家庭经济如是,处理家事也是我,照顾母亲的角色也是我。最近母亲病了,我离开香港之前,先安排好家居照顾事务才能出发。」爱上狗,是认识第一个女朋友开始:「她有一只史纳沙,我那时才知道毛孩是这幺亲人。」

照顾社区狗助绝育放回

2015年他留在尼泊尔灾区3个月,第一只照顾的社区狗是无毛狗Fuchi:「Fuchi因为体弱,毛髮全掉下来,而且身上发出异味,因为太虚弱,无法跑到街上觅食,只好蜷缩作一团,在街上等待死亡,我把Fuchi送去看兽医,再为牠找了临时住处。接着我再照顾其他被车撞断脚及病狗,但很快我就知道一只一只救不是办法,而是应从上游开始工作。」他去找当地社区狗数字,仅是加德满都和勒利德布尔两个城市已有2.2万只浪浪(流浪狗)。这正是「谁家的毛孩」的工作前身,接着邨文挨家逐户叩门拜访当地动物机构,寻找合作机会,即是从香港找来TNR的经费,由当地机构做绝育,香港来的义工帮忙捉狗、手术后的照顾和放回。今年「谁家的毛孩」已开展了两次TNR计划,在勒利德布尔为309只浪浪做TNR及注射疯狗症疫苗,其中超过200只为狗女,为狗女绝育是他们的主要方向。邨文说:「尼泊尔的社区狗和香港的浪浪分别很大,当地人对狗很友善,狗对人也很友善,所以很容易带去绝育。在香港,我们同时招募有医护背景的义工,如兽医和助护,也招募非兽医背景的义工,他们的参与很重要,他们很有爱心,对狗只照顾可说是无微不至。」

你或者会问邨文,尼泊尔这幺多流浪狗,你救得几多呀!这样的问题没难倒邨文,虽然他慢热、性格内敛,他想也不想,便答:「当你看到难民的问题、饑荒的问题……若你看到这些问题有多庞大,你就会感到什幺也不用做,因为问题竟然这幺庞大,基本已吓怕了你。但若然从生命出发,看到救了这一只狗,虽然救不到那2万2千只狗,但这只狗因你而改变了生命的轨迹。」

对世界而言,做一件好事,是这幺微不足道;但对一个家庭、一只狗来说,已改变他们和牠的一生。

■给香港的话

「我希望以我在尼泊尔的旅程,启发香港人更广阔的视野。我在尼泊尔山区救灾工作,派发锌铁给村民回家建房子,他们揹着几十公斤的锌板,走上两天的崎岖山路才能回家,他们教晓我的,就是『没有走不了的路』的精神。」

■Profile

张邨文

现为自由工作者(澳洲传译人员)及独立义工,开展尼泊尔服务之前为澳洲红十字会辅导人员,并为寻求庇护者服务,同时为澳洲RSPCA义务摄影师及拯救蝙蝠义工,个人设有Wild Connections野生摄影及环保生活网页,主旨为「Be kind to all beings;Be gentle to the earth;May peace in your mind」。2015年创立Shelters Up Nepal救灾及人道平台,2017年创立「谁家的毛孩」为尼泊尔社区狗进行TNR及福利工作。多年来在香港任职外展社会工作及历奇辅导,2008年到澳洲修读辅导硕士(Master of Counselling),之后留在彼邦。现时香港、澳洲及尼泊尔三边走。热爱运动及行山,曾任运动攀登教练。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游走尼泊尔社区 助毛孩寻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