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烛生活 >巫统壮大就要改革‧纳吉或废提名固打 >

巫统壮大就要改革‧纳吉或废提名固打

巫统壮大就要改革‧纳吉或废提名固打(吉隆坡)巫统新任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强调,巫统要恢复稳定和继续壮大就必须实际地改革,因此,他响应前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的建议,着手修改党章,检讨提名固打制。他说,现在的巫统最高领导层由约2600名代表全国约300万名党员选出来,但很意见指2600人的选票并没有反映所有党员的意愿,因此,为使选举更透明和民主,确保巫统清廉,人民才不会对巫统失去信心。他今日(週六,3月28日)首次以主席身份发言时,在全场中央代表起立高喊表示同意下宣布,下届党选将在191个区部同步举行,让所有党员有权投票选出他们意属的领袖。区部选举同时举行他週六在巫统全国代表大会总结时说,他与阿都拉的想法一致,巫统的确是时候改变,提名固打制也需要改变,而他不希望成为躲藏在固打制后的党主席,他只愿意在党员许可下担任真正的主席。“现在要担任主席需取得至少58个区部提名,不可能;副主席职位则需20个提名,如果只得到19个提名,真的要去苦苦追求。这引起很多不好的猜疑,所以我们会重新检讨,设定最低资格的提名制度,以便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提名。”他透露,巫统将会成立特别委员会处理修改党章事宜,并与全国区部会谈收集意见,然后交由最高理事谈论。今次大会原是去年举行,因此,下届大会将在不久召开。他也说,此次代表大会十分重要,因为这是上届全国大选惨败后的首次大会,而经过大会后,所有代表都必须有所领悟,要脚踏实地地服务人民,使巫统再次成为值得人民信赖和尊重的政党。他认为,党内从上至下,所有人必须改变思维,忠心于党、廉正、有能力及爱心。现在很多人指现在的政府由政党操控,希望往后是人民政党的政府。他指出,在一个没有权力的政党拥有高职没有用,所以巫统必须了解人民的心声,以行动取得人民的支持,才得以继续执政。国阵现在失去5个州,幸运的还可以夺回一州,巫统早就应该醒觉。纳吉以鲜有的激昂语气呼吁在场的代表:“已经醒了吗?我们要为人民服务。重要的不是我,而是我党。”採3措施刺激经济成长较早前,纳吉最后一次以巫统署理主席和财政部长的身份进行总结辩论时表示,政府接下来採取3项措施促进经济成长,即增值、创新经济及创意的解决方案。他建议土着企业家寻求新的生意,比如燕窝、海苔和观赏鱼等新行业。“巫统不会忘记马来人,并将会在近期内确认数家土着企业上市。”他说,政府在面对全球经济衰退时,2010年财政预算案预测2000亿令吉,这使政府在过去两年推出约4700亿令吉的经济配套,努力维持国家经济机制。他强调,国阵和巫统政府将推出各种配套,确保人民生活受到保障,在2008年共341亿令吉的津贴,或22%的管理开销,就是证明。此外,政府将在两週内推出新网站,公开让人民查询政府工程的进展。他说,至今政府已付出2亿1600万令吉供3839项工程,4月有15亿令吉供1万项工程,5月有52亿令吉供3万8000项工程。大部份将惠及F级土着承包商,也就巫统和国阵的忠实支持者。满意团队逐一介绍新任主席纳吉在开始致词时一一介绍新领导层时,显示他满意他的团队,也很熟悉每个人。他认为,这就是他週二晚为巫青团、妇女组和女青年团开幕时祈求的团队。纳吉指出,对他来说,新署理主席慕尤丁并不陌生,曾在巫青团共事,可以拍背问好。“如果我说你要多笑,他不会小气。”他相信,慕尤丁有能力担任署理主席职,更珍惜慕尤丁愿意成为他的忠朋友,从旁协助他。至于3位副主席,他说,阿末扎希曾是他的政治秘书、从小就认识希山慕丁,沙菲益阿达则是首位来自沙巴的副主席。另一方面,纳吉讚扬退选和落选署理主席的莫哈未阿里和莫哈末泰益。他表示,即使输了党选,并不代表斗争就此给束。形容诽谤比谋杀更罪恶纳吉说,诽谤是民族无色的毒药,比谋杀一个人更罪恶,而近期流言四起,导致世人是非不分。他指公正不应有双重标準,一个是执政党,另一个是反对党。如果是反对党被提控,他们就指司法不公正,警方不对;如果是执政党的人被提控,还没有定罪就被指为罪人。他也不点名地抨击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里安华。“证据被捏造、合成照片、受聘的证人,如果这是反对党所谓的公正,这比野蛮的法律更糟糕,没有人可以逃得过。最奇怪的是,那人曾在政府,却在成为反对党后,突然觉得自己像天使般纯洁,婴儿般清白,我们都应该知道他是谁。”谈至国阵成员党的关係,纳吉说,巫统作为国阵龙头,会承继前人许下的承诺,继续维持合作关係。他希望国阵成员党领袖可以明白,在巫统顾及他的感受时,反过来也一定要顾及马来人感受。纳吉珍惜伯拉忠告他铺好路让我接棒巫统主席兼候任首相纳吉在巫统大会上总结提到卸任的阿都拉时说,今日的大会非常感人,因为阿都拉与他的关係长久,从他父亲的时代开始,而现在阿都拉让他以最简单的途径接过领导巫统和政府的棒子。“放下职权并不容易,尤其是首相的职位,但阿都拉却以良好的方式,与我多番讨论,每次讨论都费时数小时,这是他人不知的事。”“我对伯拉将移交职权的过程视为如此私人而感动,甚至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珍阿都拉也知道我喜欢吃的菜餚。因此,我俩的移交职权过程整齐有序。”他强调,巫统延续移交职权的传统,即从东姑阿都拉曼开始的传统,前主席敦马哈迪也在上届大会及改选时宣布移交职权给阿都拉,现在阿都拉在同样的场合将棒子传承给他。延续移交职权传统纳吉说,他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是有关父亲的秘密,那是阿都拉曾向他说过“你是他的亲生儿子,我是他的政治儿子。”他透露,伯拉向他提出3项忠告,即:“我要看到你成功,做你认为最好的,我会支持你;我不会公开批评你;我愿意在任何时候给你意见和劝告。”“伯拉,我非常珍惜你。你所说的我会放记在心。伯拉刻在我心。”敦马出席我感自豪纳吉对马哈迪的出席感到自豪。他在致词时尝试诠释马哈迪的出席,他认为,马哈迪的心始终向着巫统,希望他返回巫统。他说,他拥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与这两位国家领袖,即阿都拉和马哈迪一起讨论国家的问题和未来。“虽然首次会面可以会有点不自然,但我相信久而久之,亲密的关係就会慢慢恢复过来。最重要的不是个人感受,而是巫统的未来。”他表示,身为国家领袖应该树立好榜样,可以彼此拉近关係,基层自然就会跟随,团结一致。因为当成为领袖时,党员就会效忠,退位后也要捍卫有恩于大家的政党。採访手记你jolok了吗?“Jolok”在採访今届巫统代表大会的媒体中可谓当红字眼,不时可听见某记者说“你jolok了谁?”、“你jolok到甚幺内容?”到底“jolok”是甚幺东东,让各媒体都如此重视?根据一般诠释,jolok意味着用竹子摘取、刺的意思,但这字眼也有探听及试探之意。对记者而言,jolok则是以“围堵方式”对採访者作採访,因此这字眼在媒体中广为流传。大会进行期间,记者必须时时都保持绝对的警惕,到处探听最新消息,其中最常的方式就是jolok了。往往都是一群记者聚集在礼堂外,每当看见领袖经过时,就一窝蜂地冲向前围堵对方,然后掏出“录音笔”MP3进行採访。别以为这是件容易的差事,这可是需要强壮的臂力及脚力,因为这可是十多个人一起围堵作採访,几乎是以“人贴人”的方式进行,手上举着“录影笔”,脚步要扎稳,否则随时可能被其他人推倒呢!最怕的是遇上一些喜欢边走边接受访问的人物,犹记得慕尤丁中选为署理主席的週四(3月26日)晚上,他在大批保镖架设下走出礼堂时,摄影记者也冲前拍摄他的风采,情况非常混乱。我与其他报章记者眼见无法“围堵”慕尤丁,连忙奔跑到大门口,以“人海战术”围堵他作採访,所幸他最终肯停下脚步让我们採访他的中选感言;10多人围在一起,还得忍受汗酸味!女性记者在jolok时也得特别小心,儘量避免碰撞,若碰到一些较粗鲁的摄影记者则更得谨慎,必要时要懂得自卫反抗。不过,这一切就得靠记者本身“执生”啦!‧2009.03.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